去年九月看完色戒後就對赤壁產生莫大的興趣:一則周潤發、梁朝偉紛紛辭演、二則梁朝偉改辭演諸葛亮而演周瑜、三則劇中選角令人傻眼不已~是故鄉當期待;但是人都是健忘的,到十一個月後上演時我已失去了當初窺探「赤壁」的好奇心,直到7/14康熙來了播出吳宇森與林志玲的赤壁專訪,被蔡康永"稍微"點了下劇情後,忍不住跟傅討論了起來。
  傅很喜歡玩三國無雙,他說了一段諸葛亮「智激周瑜」註1的橋段,很興奮的上網找了原文給我看,向來只知道「赤壁懷古」的我看完後覺得很有趣,很想看看這個橋段怎麼演出,於是即便知道赤壁還有下集,還是先進了電影院再說。

  1.開幕的的狹天子以令諸侯還蠻有氣勢,不過諫言的孔融大喊著:「謝丞相賜酒」被砍了頭之後,才想起這是要表現曹操的專橫跋扈連殿下都不趕救。
  2.趙子龍救阿斗的橋段,有格友看了淚灑,我看卻毫無感覺,看著胡軍演這位三國第一美男子,我看不出美在哪。(我強烈懷疑劉德華因為沒演赤壁的趙子龍所以跑去拍了「見龍卸甲」的趙子龍!)
  3.張飛的《一夫當關萬夫莫敵》橋段被改成了關羽的獨秀。關羽的青龍偃月刀也未免太小支了一點吧?
  4.故事鋪陳了四十分鐘周瑜終於登場,描述劉備的敗戰著實有點過長。
  5.輪到小喬登場,一匹母馬難產下的小萌萌,名字引起了大陸網友的關注,台灣網友則影射在政治上,這也太會牽拖了吧.......
  6.我最期待的「智激周瑜」則改以一段瑜亮的琴音對奏,這段太概兩三分鐘有點長。我在琴音中聽不出周瑜想要打戰的慾望,這大概只有小喬和諸葛亮才聽得出來吧?
  7.我說實在的,我說中懇的,床戲真的很多餘;如果小喬是要跟隨家眷撤離赤壁還情有可原,但是周瑜並不讓小喬徹啊!!!....算了人家夫妻的事我也管不著啦!(如果不加床戲小喬的戲份真的就少得可憐吧,孫尚香戲分還比較多些呢!)
  8.以八卦陣法攻曹操的兩千陸軍,陣法雖然奇特但也打太久了吧?這段的重點是周瑜為了救趙子龍肩膀受傷然後被小喬給包成粽子嗎?小喬邊包扎時邊對周瑜說:或許我可以為受傷的士兵做點事?周瑜不答反說:包成粽子嗎?明顯示反對。傅說:照她這種包法不被強暴才怪。
  9.攻破曹操陸軍的孫劉夜宴,孫尚香跟哥哥孫權因為親事(孫權想把她嫁給劉備)起了口角跑出去玩諸葛亮的鴿子,諸葛亮跟出來安慰她~這段意義在哪呢?
  10.曹操一路意淫小喬的劇情太過火了,周瑜死後年僅30的小喬和姐姐大喬隱居在江南,如果沒去看官網的介紹還真的會以為這場戰爭是為了一個女人咧!
  11.當字幕打出下集待續我還真當場傻眼,跟看了兩小時半的神鬼奇航2的感覺一樣,直想拿東西扎出去。

  出了電影院傅大喊:為什麼金城武把諸葛亮演得跟白癡一樣!!
  哀,我後悔了,應該等下集上映再一起看才是,畢竟主要的赤壁之戰是《草船借箭》這橋段又不知會被改成怎麼樣呢?

官方網站:
 



註1
「智激周瑜」(《三國演義》第44回)是諸葛亮與周瑜初次見面時進行的一場精彩的智鬥。

 

  歷史上本無諸葛亮智激周瑜之事。元代的《三國志平話》虛構了這樣一個情節﹕諸葛亮出使江東,說動孫權決定抗曹之後,孫權命人到豫章請周瑜掛帥領兵,周瑜卻因貪戀妻子小喬美色,每日作樂,不願出征。於是,諸葛亮和魯肅急赴豫章勸周瑜掛帥,周瑜仍不想答應。諸葛亮厲聲喝斥周瑜道:「今曹相取江吳,虜喬公二女,豈不辱元帥清名?」周瑜被激,當即表示要掛帥出征。《三國演義》吸收了它的合理內核,在藝術上另起爐灶,把它處理成兩大政治軍事集團的兩個傑出人物之間互相鬥智的起點,從而創造出一個膾炙人口的情節。

  小說第44回開始,寫孫權雖然被諸葛亮激起了聯劉抗曹的雄心,但因屬下眾官見解不一,他自己也擔心寡不敵眾,對打敗曹操信心不足,所以又猶豫不決起來。經吳國太提醒,孫權便按照其兄孫策臨終前所說「外事不決問周瑜」的遺言,遣使請正在鄱陽湖訓練水師的周瑜速回柴桑議事。這樣,周瑜就成了決定東吳是否抗曹的關鍵人物。

  「文似看山不喜平」,作者深通此理,善於製造波瀾,積蓄文勢。就在周瑜回到柴桑的當天晚上,東吳文官武將紛紛前去探望,希望得到他的支持。奇怪的是,周瑜卻似乎顯得胸無定見,首鼠兩端。他時而附和張昭等主降派:「吾亦欲降久矣。」時而又贊同程普等主戰派:「吾正欲與曹操決戰,安肯投降!」那麼,他究竟是主戰還是主降?彷彿成了一個謎。這段描寫,逗起了讀者急欲窺知究竟的心情,為後面的情節作了鋪墊﹔而周瑜那「冷笑不止」的神情,則使人恍惚感到他自有主張,只是不肯輕易吐露而已。這就初步表現了周瑜聰明而機警﹑矜持而自負的性格特點。

  這時,魯肅引著諸葛亮前來拜訪周瑜。這是這兩位當世奇才第一次見面。一個是風流倜儻的將軍,一個是英才超邁的軍師,真是棋逢對手,將遇良才!讀者滿懷興趣,要看在舌戰群儒﹑巧說孫權中都取得了成功的諸葛亮,將怎樣同周瑜討論和﹑戰問題。

  出乎讀者意料的是,作者並不馬上讓諸葛亮和周瑜正面交鋒,而是先讓魯肅開口──這也是合乎情理的,因為諸葛亮在江東畢竟是客,不宜一見面就向主人發問。對於魯肅的詢問,周瑜仍然故作姿態,宣稱:「戰則必敗,降則易安。吾意已決,來日見主公,便當遣使納降 。」忠厚的魯肅不知是詐,立即同周瑜展開爭辯。這正好給諸葛亮以冷眼旁觀的機會,他一下子就看出周瑜是在故意賣關子,決定採取後發制人的策略,所以也不開口,只是「袖手冷笑」。這令人莫測高深的神態,使周瑜心中有些發虛,禁不住問道:「先生何故哂笑?」於是,情節自然轉入了諸葛亮與周瑜的交鋒。

  針對周瑜的故作姿態,諸葛亮將計就計,以假對假,也故意來個反話正說:「亮不笑別人 ,笑子敬不識時務耳。」又故意表示:「公瑾主意欲降操,甚為合理。」周瑜不知諸葛亮葫蘆裏賣的什麼藥,只好虛與委蛇:「孔明乃識時務之士,必與吾有同心。」顯然,此言既不是真的讚揚諸葛亮「識時務」,也不是肯定他與自己「有同心」,而只是一種試探。諸葛亮順水推舟,一面宣稱曹操「極善用兵,天下莫敢當」﹔一面表示:「將軍決計降曹,可以保妻子,可以全富貴……國祚遷移,付之天命,何足惜哉!」這話若真若假,看不出是隨聲附和還是語含譏刺,周瑜越發摸不清虛實。諸葛亮趁機突出奇兵,提出一個納降的主意:「只須遣一介之使,扁舟送兩個人到江上。(曹)操一得此兩人,百萬之眾,皆卸甲捲旗而退矣。」這個辦法如此新奇,如此出人意料,誘使周瑜不得不問:「用何二人,可退曹兵?」諸葛亮卻不正面回答,故意蕩開一步,再次強調:「江東去此二人,如大木飄一葉,太倉減一粟 耳﹔而操得之,必大喜而去。」這玄玄虛虛的姿態,進一步刺激了周瑜的好奇心,於是他再次問道:「果用何二人?」諸葛亮見周瑜已經上鉤,這才說出:「亮居隆中時,即聞操於漳河新造一台,名曰銅雀,極其壯麗,廣選天下美女以實其中。操本好色之徒,久聞江東喬公有二女,長曰大喬,次曰小喬,有沉魚落雁之容,閉月羞花之貌。操曾發誓曰﹕『吾一願掃平四海,以成帝業﹔一願得江東二喬,置之銅雀台,以樂晚年,雖死無恨矣。』今雖引百萬之眾,虎視江南,其實為此二女也。」所以,他借機提出:「將軍何不去尋喬公,以千金買此二女,差人送與曹操,操得二女,稱心滿意,必班師矣。」這條妙計刺痛了周瑜的心,但他畢竟是聰明過人之士,仍然半信半疑,追問道:「操欲得二喬,有何證驗?」諸葛亮早有精神準備,立即抬出曹操之子曹植的<銅雀台賦>為證。此時,周瑜已經怒火中燒,卻仍然強作鎮靜,問道:「此賦公能記否?」諸葛亮立即背誦了一遍,其中有這樣幾句:「立雙台於左右兮,有玉龍與金鳳。攬『二喬』於東南兮,樂朝夕之與共。」

  其實,諸葛亮背誦這段賦文,完全出於作者的虛構。根據史實,曹操是在建安十五年(210年)冬興建銅雀台的,比赤壁之戰晚了兩年,而曹植作<銅雀台賦>更晚在建安十七年(212年), 而且賦中並無上述幾句。但是,由於作者在第36回中即寫到曹操下令在漳河邊修造銅雀台,其子曹植又建議在銅雀台兩邊建造玉龍台和金鳳台,「更作兩條飛橋,橫空而上」,為此處埋下了伏筆,所以讀者並不覺得突然。再加上諸葛亮巧妙地利用「橋」「喬」二字同音相諧的辦法,更使這段虛構顯得天衣無縫。

  果然,心高氣傲的周瑜信以為真,再也按捺不住,「勃然大怒,離座指北而罵曰﹕『老賊欺吾太甚!』」諸葛亮故作不知,問周瑜為何顧惜兩個民間女子。周瑜這才說出大喬乃孫策之婦,小喬乃自己之妻,又怒沖沖地說:「吾與老賊誓不兩立!」諸葛亮索性假裝到底,仍勸周瑜三思而行。事情到了這種地步,周瑜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:「吾承伯符寄託,安有屈身降操之理?適來所言,故相試耳。」並要求諸葛亮「助一臂之力,同破曹賊」。諸葛亮見目的已經達到,也就不再做戲,欣然表示同意。這樣,經過「舌戰群儒」﹑「巧說孫權」﹑「智激周瑜」這三個環節,孫﹑劉聯合共拒曹操的局面終於奠定了基礎。

  在這個才與才敵,智與智鬥的情節中,周瑜和諸葛亮都採取了迂迴戰術。周瑜故作姿態,藏而不露,企圖使別人大吃一驚,結果卻上了諸葛亮的當,不得不主動說出抗曹的主張﹔諸葛亮後發制人,因勢利導,結果出奇制勝,完全掌握了主動權。鬥智的結果證明,諸葛亮確實是技高一籌。

  從全書的情節發展來看,「智激周瑜」不僅是赤壁大戰之前的一個有趣的插曲,而且揭開了在赤壁大戰和爭奪荊州中諸葛亮與周瑜反覆鬥智的序幕,對於表現兩個人物的性格,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。

dr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